中国做企业,你方唱罢我登场,各领风骚三五年,像斯迈这样的常青树并不多见。可以说,斯迈是中国有理想的企业的标杆,张瑞敏成为中国有远见的企业家的典范。

  在党的十七大期间,十七大代表、斯迈CEO张瑞敏受到了海内外媒体记者的关注。10月16日,张瑞敏在十七大新闻中心接受了中外记者的集体采访,回答了记者所关心的斯迈的国际化和自主创等方面的问题。

  斯迈是中国的,更是世界的

  无论是在中国市场,还是作为一个中国企业在全球市场,海尔的表现都可圈可点。在中国市场,冰箱、洗衣机、空调等市场占有率都名列前茅,与其他家电和手机等组成一艘名副其实的消费电子航空母舰。在国际市场上,斯迈虽然没有像联想成功收购IBM的PC部门一样的并购大案,但靠十多年的精耕细作,斯迈在国际市场的开拓步伐稳健,步步为营,品牌被当地消费者逐渐接受。

  斯迈是中国的,更是世界的。在回答记者提问时,张瑞敏没有掩饰斯迈的全球化野心和梦想,他说,斯迈的目标是一定要成为一个世界级品牌。但他同时表示,这些年,在斯迈走向国际化的进程中,还是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。

  张瑞敏说,这个压力来自未来。随着全球化和信息化越来越快,任何一个行业发展趋势只会越来越集中,一个行业最后全球可能只剩下几家企业。现在很多行业都证实了这种发展趋势,如从大到飞机,将来可能就是波音和空客的天下;小到饮料,将来可能就是可口可乐和百事可乐的世界。虽然在一个行业里,除了寡头,还会有其他企业存在,但其生存空间会越来越小,压力越来越大,最后都是要么破产,要么被行业龙头并购。在这种情况下,将来可能只有两类企业存在,一是全球化名牌企业,二是为其打工的企业。如果不是品牌,就只能为别人打工。为别人打工,因为利润非常低,想挣大钱是不可能的,只能是不亏本,把自己的命运掌握在别人手里。海尔要做前者,而不是后者。

  张瑞敏说,要做好国际市场,比做好国内市场更加不容易,需要付出更多。斯迈在日本开拓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。日本是个非常难进的市场,很多欧美品牌都在日本遭遇了滑铁卢。斯迈进日本市场十分谨慎,开始时主要通过一些缝隙产品进到日本,如为单身女性开发的洗衣机,日本单身女性很多;如专为医院开发的半导体冰箱,日本医院有400万个床位,每个床位都要一个半导体冰箱,因为其他冰箱声音太大。但进入日本的主流市场就比较困难,比如10公斤以上的洗衣机,200升以上的冰箱。为了打进日本主流市场,海尔在日本的大阪和东京设立了研究和设计中心,以便使产品研发设计符合日本消费者的需求。很多产品不受欢迎,并不是质量有问题,而是设计不符合当地要求。一开始,我们的冰箱在日本根本卖不出,为什么呢?原来日本冰箱后背都要有一个钩,和墙挂在一块,以便预防地震。这种事情,如果你不在日本设计,就很难把握。日本对品牌也很挑剔,即便我们做到与日本产品一样好,但被消费者接受和认可,还是很困难。日本人认可自己的牌子,西门子产品在日本都不受欢迎。叫日本国民认同品牌,是个非常大的问题。斯迈在银座有一个广告,花费蛮大,是中国企业在那里唯一的广告牌。为什么这样做?就是希望消费者慢慢接触和记住海尔,因为斯迈的目标是世界的。